<code id="oigoa"></code>
<center id="oigoa"><small id="oigoa"></small></center>
<optgroup id="oigoa"></optgroup><center id="oigoa"><xmp id="oigoa"> <code id="oigoa"></code><code id="oigoa"></code>
<optgroup id="oigoa"></optgroup>
<code id="oigoa"></code>
<center id="oigoa"><xmp id="oigoa">
<optgroup id="oigoa"></optgroup>
競爭性配置時代風電非技術成本如何降低?_東方風力發電網
當前位置: 首頁 » 看資訊 » 風電運維 » 正文

競爭性配置時代風電非技術成本如何降低?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03-04   來源:i能源  瀏覽次數:495
核心提示:隨著棄風限電情況的好轉,風電利用小時數提升的空間也將縮減。整體而言,風電成本的下降空間也會越來越小。如此一來,2019年的風電競爭性配置將會是一個優勝劣汰的過程,而嚴苛的挑戰將會加速風電行業的技術進步。



進入2019年,風電競爭性配置拉開了帷幕,平價上網也指日可待。但風電平價上網道路上的障礙——非技術成本仍未消除。


去年5月國家能源局發布的《風電項目競爭配置指導方案(試行)》在風電行業激起不小的波動,方案明確從2019年起,推行競爭方式配置風電項目。然而,在2018年的平價上網示范項目招投標中已然出現了超低價投標的現象。


據相關數據顯示,2018年風電整機價格持續下降,曾一度降至3200元/千瓦左右。有業內專家認為,風電整機價格應該在3500-3800元/千瓦之間,而純粹的價格競爭將會對風機質量產生影響,不利于行業發展。


這一現象反映出,在風電平價上網進程中,整個行業將較大的壓力施加在整機商身上。


其實,我國風電設備制造成本已經遠低于國外,但與之相反的是風電投資成本和度電成本反而高于國外水平。究其原因,非技術成本較高是主要原因之一。


業內人士經測算指出,不包括棄風限電在內的其他非技術成本相當于每千瓦時風電成本抬高了5分錢左右,而在“三北”地區,甚至達到每千瓦時0.1元左右。


風電的非技術成本是怎樣產生的?


國家能源局有明確要求,各省(自治區、直轄市)能源主管部門要嚴格執行《國家能源局關于可再生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實施的指導意見》中各地區新增風電建設規模方案的分年度規模及相關要求。


實質上,是由地方政府自主確定年度建設規模,并通過行政審批確定具體建設項目。記者了解到在這一過程中存在著許多問題,從而產生了非技術成本。


倒賣路條


地方政府在自主審批確定風電項目時,將風電資源分配給能力達不到的企業,由此產生的倒賣路條行為,極大地增加了風電開發成本。很多人會有覺得新能源行業中,光伏行業倒賣路條的現象很嚴重,而風電行業倒賣路條的現象比較少。


但是有業內人士透露風電行業的這一現象并不少,而且風電的路條費更貴。去年上半年北方部分地區的風電項目路條費達到了0.6-0.8元/瓦,而目前則是0.5-0.9元/瓦左右。


資源換投資


地方政府為了自身的成績,充分利用可以“自主支配”的風資源,借此向企業換取投資。有時地方政府會以資源出讓、企業援建和捐贈等名義變相向企業收費,這都給企業造成了一定的經濟負擔,而開發成本也再次“隱性”增加。


消納“不給力”


風電場建設成本高,投資大,消納“不給力”造成了極大的風資源浪費。嚴格來講,消納“不給力”問題屬于風電的度電成本,但是對風電收益影響較大。相關統計表明2017年棄風限電造成的損失,相當于將風電的成本抬高了6.3分/千瓦時。


此外,還有土地成本、基建費以及修路費等各種費用,都對風電成本的下降有所阻礙,但是風電業內人員均表示其他條件的改善存在現實困難。總而言之,要實現風電平價上網,應盡可能降低非技術成本。


降低非技術成本該如何發力?


1月10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發布《關于積極推進風電、光伏發電無補貼平價上網有關工作的通知》,指出要優化平價上網項目和低價上網項目投資環境,切實降低項目的非技術成本。


在此之前也有相關政策希望對政府部門和電網企業的工作進行規范,進而打破非技術成本的制約,但最終收效甚微。


此次文件則明確提出,要求地方政府部門對平價上網項目和低價上網項目在土地利用及土地相關收費方面予以支持,降低項目場址相關成本,協調落實項目建設和電力送出消納條件,禁止收取任何形式的資源出讓費等費用,不得將在本地投資建廠、要求或變相要求采購本地設備作為項目建設的捆綁條件,切實降低項目的非技術成本。


但最重要的是地方政府能夠嚴格執行相關規定,上級主管部門也需要令行禁止,同時需要風電行業各方的監督,為行業發展掃除障礙。


有風電行業分析師表示,提高風電收益主要有兩種渠道:一是風電機組價格的下降,而去年整年的風機價格戰給整機商帶來了極大的壓力;二是提高風電利用小時數。


解決消納問題,提高風電利用小時數是提高風電收益的最大來源。據其計算,每提高一百個小時的風電利用小時數,度電成本大概能夠降低1.8分左右;同樣要降低工程造價的話,則需要降低500元才能夠達到同樣的效果。


但是隨著棄風限電情況的好轉,風電利用小時數提升的空間也將縮減。整體而言,風電成本的下降空間也會越來越小。


如此一來,2019年的風電競爭性配置將會是一個優勝劣汰的過程,而嚴苛的挑戰將會加速風電行業的技術進步。


 
 
[ 看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看資訊
點擊排行
 
 
關 閉
關 閉
浙江11选5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