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oigoa"></code>
<center id="oigoa"><small id="oigoa"></small></center>
<optgroup id="oigoa"></optgroup><center id="oigoa"><xmp id="oigoa"> <code id="oigoa"></code><code id="oigoa"></code>
<optgroup id="oigoa"></optgroup>
<code id="oigoa"></code>
<center id="oigoa"><xmp id="oigoa">
<optgroup id="oigoa"></optgroup>
金風科技武鋼:可再生能源助力構建清潔低碳能源體系_企業專訪_訪人物_東方風力發電網
當前位置: 首頁 » 訪人物 » 企業專訪 » 正文

金風科技武鋼:可再生能源助力構建清潔低碳能源體系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01-18   來源:金風科技微平臺  瀏覽次數:172
核心提示:2019年1月8日,全國政協第十一屆中國人口資源環境發展態勢分析會在京舉行。此次會議以“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為主題。
  2019年1月8日,全國政協第十一屆中國人口資源環境發展態勢分析會在京舉行。此次會議以“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為主題。
  
  能源問題關系民生,關系發展,關系安全。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都顯得必要而迫切。作為可再生能源的重要代表,風電、光電、水電在設備生產和開發技術上都已日臻成熟,但一直無法充分有效利用,背后涉及儲能與傳輸技術、消納市場機制、電力系統穩定性等因素。
  
  結合當下可再生能源發展的形勢,圍繞會議主題,新疆金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金風科技”)董事長武鋼在會上作了題為《可再生能源助力構建清潔低碳能源體系》的主旨發言,為可再生能源的未來發展建言獻策。

當前,可再生能源已成為全球戰略性新興產業,各國都在爭搶這一技術制高點,中國以巨大的電力市場需求、雄厚的裝備制造業基礎,以及綠色發展的國家戰略引導,走在了世界前列。中國已初步掌握了可再生能源發電裝備設計和生產技術,絕大部分核心零部件均可在中國設計、生產,并建立了相應的標準化體系,生產成本大幅度下降,中國已成為全球最大的可再生能源市場和全產業鏈生產制造基地之一。

2017年,中國電力新增裝機一半以上來自可再生能源,全球超過35%風電裝機容量和超過50%光伏裝機容量來自中國。2017年能源生產占比結構中,原煤生產占比較2008年下降9.2個百分點。原油生產總量占比下降2.5個百分點。天然氣、風電、水電、核電等清潔能源生產占比與2008年相比上升10.4個百分點,清潔能源在能源供應結構中比重持續增加。清潔能源消費比重從2012年的14.5%上升到2017年的20.8%,煤炭消費比重從2012年的68.5%下降至2017年的60.4%,電能替代總量穩步增加,能源利用效率不斷提升。

風電是能源轉型變革的“助推器”

在當下我國的能源結構中,風電已成為繼火電、水電之后我國第三大電力能源。2017年可再生能源發電量16979億千瓦時,占全部發電量的26.5%,風電發電量3057億千瓦時,占全部發電量的4.8%。2018年非化石能源消費占比進一步提升,達到14.3%。《風電發展“十三五”規劃》提出,到2020年,全國風電年發電量將達到4200億千瓦時,約占全國總發電量的6%,為實現非化石能源一次消費占比達到15%的目標提供重要支撐。

過去幾年,我國風電產業技術制造水平不斷提高,風電設備價格降低了近65%,風電場開發造價降低了近40%,在總書記和總理的親自關注下,棄風限電得到了有效的緩解,2018年預計棄風限電率會下降到10%以下。在未來3-5年之內,我國可再生能源將實現平價上網,甚至未來成本將低于化石能源。風電設備在滿足國內市場的同時,已經出口到33個國家和地區,全球前十五名風電整機裝備企業中,有七家中國企業。

風電創造了較大的經濟、社會和環境效益。研究數據顯示,風電到2020年產值可超過3000億元,實現就業100萬人;2030年產值可達1.57萬億元,實現就業250萬人。風電可實現年節約1.5億噸標準煤,減排3.8億噸二氧化碳、130萬噸二氧化硫、110萬噸氮氧化物,年節水量可達5億立方米。

 

可再生能源發展仍面臨諸多“瓶頸”

第一,我國現階段能源轉型過程中,傳統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長期共存,逐步轉化將是一種趨勢,需要積極主動的政策設計來化解利益沖突。一方面,火電裝機嚴重過剩的情況下每年仍有增加。另一方面,在火電標準利用小時數減少后,火電對電網安全輔助服務價值貢獻,沒有通過市場化的高電價機制有效地體現出來。

第二,2017年棄水、棄風、棄光電量高達1007億千萬時,超過三峽電站全年發電量,2018年棄風棄光率同比再下降4.3和3個百分點。雖然“三棄”狀況逐年好轉,但仍然存在消納難題。以低碳綠色發展為主導的跨省電力交易開始形成,省間壁壘依然存在,我國可再生能源發展呈現集中開發為主、分散式開發為輔、就地消納和跨區輸送并重的特點,由于電源系統調峰能力不足,可再生能源與用電負荷分布匹配不均衡,在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內,高壓長距離輸電,依然是中國現實國情。

第三,作為國家戰略目標,可再生能源發展的相關政策與市場環境需要一致性、穩定性和強制性。然而,部分地方可再生能源開發地方保護問題較為突出,“重建設、輕利用”,政策落實不到位,缺乏執行剛性。

第四,可再生能源發展到一定階段,補貼逐步退出是趨勢,但一方面政府對于已經頒布的政策一定要承擔履約責任,補貼資金應該及時到位,否則會動搖市場對綠色發展信心,引發行業發展危機;二是補貼退出不能“一刀切”“斷崖式”,應設計退坡機制,以確保裝備制造業的穩步提升;三是要加強宏觀規模調控,避免像光伏發電那樣井噴式、大起大落的發展。

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能源體系的幾點建議

堅定不移地走好能源轉型之路,即是強國大策,又是民生問題,更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綠色可持續發展大計。面對能源轉型中遇到的問題,建議如下:

第一,可再生能源的發展離不開化石能源,二者相輔相成,要加強政府主導下的能源結構多元化和化石能源逐步退坡,可再生能源逐步增長架構設計,做到退坡、增長有規劃、有預案。在逐步減少化石能源使用的同時,也要給予火電承擔輔助服務的合理電價補償,形成良性市場生態,促進“風火同價”目標實現。

第二,高壓輸電是實現電源富集區與電力稀缺市場匹配的有效途徑,建議繼續發展跨省跨區高壓輸電,有效解決輸送和消納能力不足的問題。同時,出臺專項政策,鼓勵跨省電力交易,讓可再生能源消納回歸市場,建立可再生能源電力交易市場化機制。

分布式是實現能源就地開發、能源精細化微觀管理的重要舉措。《風電發展“十三五”規劃》中明確提出,將風電作為推動中東部和南方地區能源轉型和節能減排的重要力量,以及帶動當地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措施。但是當前分布式風電并網手續過于復雜,不利于國家分布式風電改善的推廣落地,建議通過調研,盡快出臺簡便易行的并網規范手續,推動分布式風電的發展。

第三,加強國家頒布政策的落地執行檢查力度,對各省市落實國家能源局對可再生能源運行消納要求的監管,完善信息監測體系,定期發布各省風電運行消納數據,建立透明的可再生能源產業發展預警機制,完善符合可再生能源消納特點的電力運行管理規范。加強對可再生能源相關政策執行的監管、考核力度。

第四,國家在調整可再生能源上網電價時,建立合理的電價退坡機制,采取漸進式方式,避免行業出現斷崖式下滑,企業要通過不斷自主創新逐漸擺脫補貼依賴,政府要制定切實可行的降低可再生能源非技術性發電成本的具體措施。

第五,可再生能源開發與生態系統保護是相輔相成、相得益彰的關系。環保、林業主管部門應因地制宜、實事求是制定可再生能源項目環保政策,強化事中事后監管,避免“以禁代管”和“一刀切”的情況。

 
 
[ 訪人物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推薦圖文
推薦訪人物
點擊排行
 
 
關 閉
關 閉
浙江11选5技巧